“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老公,你觉得我穿这样不好看?”

慕星辰故作不理解看着薄暮年,还特意在薄暮年面前转了一圈。

薄暮年额头青筋毕露。

他忍着怒火,让一旁的装修工人装修完立刻离开。

“老公,这个花瓶我看着有点俗,虽然你是老男人了,但是好歹品味要年轻一点,这么死板的花瓶,也不知道你怎么就摆在这里观赏,所以我直接用来插花了,你没有意见吧?”

慕星辰拽着薄暮年的手,拉着她往一旁的花瓶走。

慕星辰喜欢鲜艳的装修风格,而薄暮年这套磕碜的别墅,布置的特别老气暗沉,慕星辰猜,薄暮年应该是属于非常节俭的男人,这一点,跟薄寒真是一点都不像。

慕星辰不知道,在她看来的老气东西,都是价值好几个亿的。

“你……将这个唐三彩……当花瓶。”

薄暮年俊脸抽了抽,看着慕星辰无辜的脸,几乎要晕过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