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星辰一路上阴着一张脸,看着薄暮年,犹如探照灯一样扫射薄暮年。

薄暮年淡漠问:“我脸上有花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慕星辰闻言,别扭移开目光,没理会薄暮年。

“我暂时不想让你儿子和薄家人知道我们结婚的事情,你先别大肆宣扬,听到没。”

慕星辰沉默片刻,继续说道。

要是全部人知道她嫁给薄寒的父亲,从薄寒的前女友,大姨子,一跃成为薄寒的后妈,慕星辰觉得太不刺/激了,她的目的,可是狠狠打压薄寒和慕千雪。

只有在他们两人婚礼曝光她嫁的是薄寒的父亲,这个打击才巨大,深刻。

“好。”

薄暮年意外好说话,基本上慕星辰说什么,薄暮年便满足慕星辰。

两人再次沉默,直到薄暮年的别墅。

这个别墅……意外有些磕碜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