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少夫人,这是给少爷准备的汤吗?”

管家走过来,对慕星辰笑吟吟问。

管家是这栋别墅的老人,在慕星辰说自己是薄暮年的妻子的时候,管家笑得跟喇叭花一样,对慕星辰可谓是从头到尾满意至极。

“不用,我给他送过去,顺便培养一下夫妻感情。”

慕星辰摇头,甜甜微笑。

管家笑道:“好,那我不打扰少爷跟夫人恩爱。”

少爷终于肯结婚生孩子,他老怀安慰。

“管家,你家少爷是姓薄吧?”

管家虽然有些奇怪慕星辰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,却还是点头:“当然。”

他家的少爷,可是薄家最高权力者。

“那就好,吓死我了,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自己搞错人了,现在看来,应该是没错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