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到底是谁?”花昭压着叶深,不让他起来。

都追到这里来了,她真的有点生气了。

叶深想了想说道:“她是你绝对不需要担心的存在,我们只是互相掩护。”

他只能说这么多了。

“这样啊...”花昭的怒气瞬间下去一大半,原来是同事。

不过还是拧了叶深一把:“但是她这样子,真的很让我担心啊,是她入戏太深?还是假戏真做?”

叶深皱眉,他也觉得朱曼丽过了。

“...她不知道我结婚有孩子了,也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我也不知道她的,所以...”叶深老实交代。

不然小媳妇那么聪明,瞒着她,最后吃苦得是他自己。

“苏恒!你再不开门我就砸玻璃了!”朱曼丽在楼下喊道。

“朱小姐,请不要打扰老板休息。”保镖看不下去,过来劝阻。

花昭就坐在那里不起来,不让叶深去开门:“她怎么追到这里来的?我还以为你让她自娱自乐了呢。”

叶深突然想笑,小媳妇酸酸的样子好可爱。

“出于...道义和掩护的需要,我一般情况下有必要让她知道我在哪里,方便她求助或者传递消息。”叶深道。

所以他对保镖们交代,如果朱曼丽要来找他,没有他的特殊交代,就可以告诉她地址。

但是刚才分开之前,他跟朱曼丽说了,让她回自己家去,谁知道她竟然找来了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一直让她当你的晴人?”花昭问道,语气有些酸。

如果是任务需要,她也只能忍了。

“不用。”叶深道:“当初是阴差阳错。”也有朱曼丽故意的意思。

她当时混得惨,需要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混取生活费,不然她一个黑户无法生存。

后来被他找到,她顺势“攀附”上他,当了他的“晴人”,这样可以合理地获得生活费,也顺便解决身边的男人。

“我可以腻了,变心了,给她一笔分手费,和平分手了。”叶深说道。

其实他早就这么干了,只是朱曼丽不听继续纠缠罢了。

最近又有杨中的突然追求,他为了保护同志,才跟她做戏。

花昭终于满意了,朱曼丽又在楼下和保镖争吵,扰人清净,很远的邻居都被她吵醒了,花昭终于直起身来,下地穿好衣服。

叶深心里顿时有些失望。

“下面的人可以解决的,我们继续...”

花昭红着脸瞪他一眼,楼下就站着情敌,不解决了她没心情。

“好吧。”叶深飞快穿好衣服,又深深亲了小媳妇一口,转身下楼了。

大门打开,朱曼丽推开保镖就挤了进去。

保镖看了叶深一眼,叶深摇摇头,人就退下了。

“那个女人呢?”朱曼丽进屋扫了一眼,没有看见花昭,就要往楼上冲,被叶深一把抓住。

“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来....”朱曼丽一顿,盯着叶深的衣服,突然冲过来要掀他的衣领。

被叶深拦住,一把推开。

但是朱曼丽已经看见了,他的脖子上有些不该存在的淤痕!

而叶深的脸色,也有些不正常的红晕,眼神也从未有过的明亮。

“你!你们!”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叶深:“这怎么可能?你怎么可以这样!”

叶深不耐烦地看着她,傲慢又现:“我为什么不能这样?我也是男人,又没人管我。”

最后一句是暗示,他们在这里,为了完成任务,可以不择手段,而他们平时怎么生活,是正是邪,找多少女人、男人,没人管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