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胜全道:"你自己仔细仔细琢磨琢磨自己的话,你刚刚说的第一句话是人家有男人,而不是你没兴趣。洛之鹤,认识这么多年了。装矜持就没什么意思了啊。"

洛之鹤看了眼徐岁宁,她正一脸茫然的看着他。

"怎么瞧着你很有经验,经常搞挖人墙角偷鸡摸狗的事儿?"洛之鹤道。

白胜全悠悠道:"没有挖不到的墙角,只有不够努力的小三。人家爱情已经岌岌可危反正也走不远了,我添把柴有错吗?我只是想帮着人家快刀斩乱麻罢了。"

洛之鹤嘲道:"那你还挺高尚。"

"你扯我做什么,现在是在说你的事情。"白胜全认真分析道。"徐小姐跟的那可是陈律,这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。他俩必然没有以后,用不了多久就得分,你没必要有心理负担。"

洛之鹤半天没说话,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,一直到徐岁宁把头小心翼翼的枕在沙发套上,眉头也锁着。显然是晕得难受了。

他就没心思跟白胜全瞎扯了,道:"你去忙吧,挂了。"

又蹲下来看着徐岁宁,摸了摸她的脸,有一层凉凉的汗,"家里有葛根没有?"

徐岁宁说:"有忍冬跟绿茶。"

显然对解酒茶也是了解的。

洛之鹤道:"你等着,我去给你煮一杯。"

徐岁宁说:"刚刚你跟朋友说什么有男人,是在说我么?"

他纳闷她居然听清楚了,也没有隐瞒,"嗯。我朋友误会我喜欢你。"

徐岁宁听了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"我哪里有那个福分啊,这种做梦都会被笑醒的好事,不可能落到我头上的。"

洛之鹤愣了两秒,忍不住笑了,"可以啊徐岁宁,你这简直是糖衣炮弹之王。"

"我这么认真说的话。还要被怀疑是糖衣炮弹。"她似遗憾,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洛之鹤再次用毛巾给她擦了擦脸。说:"光凭你这么会说话,等会儿醒酒茶我也得给你煮的好喝一点。"

很快他就转身进了厨房。

徐岁宁一个人东倒西歪躺在沙发上,正眯着眼睛快睡着了,却听见了一声敲门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