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岁宁听了表姐的话,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事。

表姐叹了口气,说:"不过也有可能他这个人,比较慢热。刚接触比较难接近,熟了可能就好了,表姐就是希望你多长个心眼。毕竟咱们是一家人,我总不会害你。"

徐岁宁忍不住笑了一下,说:"我知道的,好歹咱们从小也一起长大的。他那边对我什么态度。其实我自己也能摸透,你别担心我。"

表姐这才放心下来。两个人买完菜回去,表哥已经拿完蛋糕回来了,两层的,好大一个,中间一个端正的"寿"字。

奶奶今天也换上了新衣服,笑眯眯的坐在八仙桌中间。她显然很喜欢陈律这个"新女婿"。对他问东问西,整个人和蔼又热情。

陈律回答听上去耐心倒算是耐心,但总感觉少了那么点亲近的味道。

一直到奶奶伸手抓住他的手,他才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。

奶奶道:"阿律啊,你以后千万别欺负宁宁了,她受欺负了都自己消化的,但什么都靠自己,容易累。"

陈律不敢保证以后怎么样,他只是暂时放不下徐岁宁,所以他只是朝老人家笑了一下。并没有开口承诺什么。

"宁宁小时候,真的是最懂事的。她爸妈不揍她,其他几个表哥表姐家里却是走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路,她可没少替她姐妹们背锅。"奶奶心疼道,"但哪怕不挨揍,很多时候也要挨训。她却大大咧咧的跟个没事人一样。"

表姐在一旁尴尬的摸了摸鼻子:"宁那会儿确实没有我们几个皮。"

"你们不就是仗着她,每次过年一来。都闹得无法无天。"奶奶佯装生气道。

"那不还小么,现在知道错了。"表姐说。"宁宁的好,我都记着呢。"

陈律却感受不到半分亲情,只觉得徐岁宁脑子不好,何必去给别人背锅。

他也对徐岁宁的童年生活,没什么兴趣。

陈律关注她的点,只是她的现在,将来从前,他未知的,他都没有探究欲望。

所以奶奶发表的话,他什么都没有说。

老人家打探他的家底时。他也只是略为客气的敷衍了几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