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如果你泼的是别人,我不会有半点意见。"陈律淡淡说:"不要对我有太多幻想。我并不是什么好男人。甚至比大多数男人还要冷漠无情许多。就比如送你进去,看你伤心得死去活来,我只觉得你罪有应得。"

陈律这番话。说的那是相当无情。

而他心里确实也是这么想的。可见怜香惜玉这个词,在陈律的世界里,确实没什么存在感。

等他从傅乐乐这里离开之后。就去了一趟银行。

徐岁宁是刚刚看完实习生修改完的策划之后,听见手机响的,然后就看到了一笔钱进来的信息。

她其实没打算要陈律的钱,但他居然还是转了。

徐岁宁正打算打电话过去问一问,结果就看见陈则初出现在了病房门口。他脸上总带着几抹神秘莫测的模样。说:"徐小姐的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?"

"托您的福,还算不错。"徐岁宁说。

陈则初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说:"相比你也清楚。我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你。我来是想问问。你许给阿律什么了,他才会这么尽心尽力的帮你?"

"那您应该去问您儿子,他为什么要帮我。"

陈则初道:"要是从他那里问的出来,我也不会来找你。"

徐岁宁说:"反正我什么也没有说。"

"没有说,但使了美人计?"陈则初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