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电话挂的突然,陈律一度怀疑。徐岁宁是不是舍不得国际长途电话费。

所以他给徐岁宁的账户里充了好多话费。

只不过从这通电话之后,两个人就没有再联系过了。他还远在国外,连去找她都不能。

陈律其实想听听她怎么说。结果没等到答案。就会让人总惦记起这事。尽管知道徐岁宁同意的几率不大,但是她的性格也不是不可能,就彻底拒绝。也许她会说我管不了你。

陈律头一回觉得出差这么难熬。

眼看着到了第六天,陈律就开始看起机票来。

蒋楠铎来找他的时候,他正好刚刚下了机票的单。然后陈律看见手机里收到了一笔来自蒋楠铎的转账。

"徐岁宁让我给你的,她说是一万块话费的钱。跟你有金钱纠纷不太好。"蒋楠铎道。

陈律的表情有点难看。

"你俩,哎。说实话徐岁宁这么有主见我也是没想到。我一直觉得她还挺好说话。"蒋楠铎想起她那长相,以及一开始在陈律面前讨好的模样,就从来没想过。她甩起陈律来居然会这么不心软。

用最干净的脸。干最干净的事。

陈律冷冷道:"你要是只是为了在我面前来说风凉话,你可以走了。"

"我有那个必要么?"蒋楠铎叹口气,道,"我是觉得你俩问题不是现在不现在,我觉得是一开始。她就认定了你这个人不怎么样。你觉得她是好欺负好说话。她就是不说而已,然后在心里就把你这个人给定型了。好人坏人她有自己的考量。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