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岁宁半天没有听见陈律说话,终于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,斟酌说道:"你也知道,我跟你一起主要还是让周意膈应。我也不是真心的,你也没有想过跟我有以后,所以分手这不是必然么。"

其实他俩谁都清楚,主要还是陈律对周意的处理,没能让徐岁宁满意。否则他俩倒是能暂时相处的。

陈律笑了笑,风轻云淡的说:"你说的不错。只不过你在别人面前说甩不掉我。不合适吧?"

徐岁宁知道这确实不太合适,显得她是钓着他玩。让他掉面子。

男人嘛,自尊心重。

"当时没注意语气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"她说。

陈律道:"所以你现在是决定好了,要分手?"

徐岁宁也没有想过后续的路要怎么走,迟疑了一会儿,还是"嗯"了一声。

陈律却没有再说半个有关情感问题的字眼。而是要了徐岁宁的手机。

徐岁宁知道他这是要看肖冉和周意聊天记录,就把手机给他了。

陈律的别墅,她还是熟悉的,只不过自己不敢没礼貌的随意走动,她想了想,礼貌的问:"我可不可以喝杯水?"

陈律眉梢淡然的扬了扬,这就是同意的意思,只不过似乎情绪不高。

徐岁宁自己进了厨房,然后在冰箱里找了冷饮,又轻而易举的找到一只粉红色杯子。在他一众冷色调的玻璃杯中。显得突兀极了。

这只杯子,当然是徐岁宁买的。长的可爱,限量款。

思来想去,她决定把这只杯子带走。

陈律看她拿着杯子出来的时候,视线在杯子上顿了几秒,淡淡的说:"要带走?"

徐岁宁点点头:"杯子好贵的,留在你这里也不合适。跟你家装修太不搭了。"

陈律没有说话,只是把她的手机递给她。不过并没有发表半点看法。只道:"楼上你线上买的牙杯牙刷生活用具,也带走。"

徐岁宁道:"这是你家,你跟我一起去吧。我自己瞎走不合适。"

陈律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站起来陪她去取东西,她以为陈律应该搬回之前那个当做婚房使用的主卧了,结果上了楼才知道,他还是住在当初跟自己住的那个房间里。

房间的装修依旧冷硬,徐岁宁把自己粉色的床单被套也装进了袋子里,其实一开始她不仅仅想让他眼底再也没有周意的,还想干涉改变他的生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