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涂摸了摸鼻子,冷笑了一声:“也对,她那个性格,一次大概也不能用个来形容,她一次性交往了几打男朋友?”

徐岁宁:“……”

李涂气愤的说:“告诉她,那倒插门,我不插了。插了以后也是我天天带孩子受气,她天天外头彩旗飘飘。”

“张喻最近没谈恋爱。”徐岁宁说。

李涂表情瞬间变了,表情自然的说:“那我收回刚才的话,她要愿意,我还插她们家。”

徐岁宁被他说的,甚至都有些不好意思问他口罩少年的事。

她的余光无意中往旁边看了一眼,却看见陈律正好盯着她看。

徐岁宁只能装作没看见,在旁边坐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问:“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有空?我也得准备准备。”

她想,见一面这种要求,对方应该不会拒绝。那毕竟也是一段青春回忆。

李涂听了,却不太自然的看了眼陈律,说:“那个,徐小姐,对方的意思,是觉得没有见面的必要了。”

徐岁宁脸上的期待僵住了。

陈律又飞速的抬起眼皮朝她看了一眼,很快收回。

徐岁宁听见自己冷静的问:“为什么?见一面……也不是什么,很难为人的,要求。”

李涂摸了摸鼻子。

“他是不是出事了?”

“那倒没有。”李涂说。

徐岁宁能想到的,便只有一种结果,人在遇到一些不太好的设想时,反而会用笑容,来表示自己希望这件事情是假的。

此刻她就是。

徐岁宁勉强抬起笑容,说:“他是不是,在恨我啊?”

说这话时,眼底深处,泛出一点点泪光,仿佛只要李涂说是,她的眼泪就会掉下来。

“没有这回事。”李涂连忙说,“徐小姐,真没有这回事,他就是觉得,暂时还没有见面的必要。”

徐岁宁垂眸说:“我都懂的,我就不勉强他了,他过得好,那就行了。”

只是话虽然说的轻松,但还是一副伤心难过的表情,仿佛认了她自己说的那个死理,人家就是在记恨着她,所以连见面都不愿意了

陈律看着她的目光闪了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