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岁宁还记得,陈律因为谢希摔了结婚照。勃然大怒,然后特地找人来修复。并且怕谢希再次把照片给摔了,把那个主卧都给封锁了起来。

可见他当时。是有多在意哪张结婚照。

她其实还挺好奇陈律接下来要说什么的。只是他却突然转移了话题:"别墅的密码跟之前一样,你想要过来,不论我在不在。随时都可以。"

徐岁宁不知道张喻最近是不是和陈律混在一起,两个人吊人胃口的方式简直如出一辙。

可徐岁宁又不能直接问,婚纱照的事情你还没有给我细说呢。那样难免也显得她太过心急了。

明天再来给我送一次粥?

徐岁宁看着陈律的眼睛,他这意思,似乎是她明天过来。他继续跟她讲这今天没有说完的后续。

人都是有好奇心的。而徐岁宁在这件事情上,格外的好奇,她知道自己应该干脆利落的拒绝。但架不住她自律水平不行。最后勉为其难点了点头。

第二天的雨也很大,她在厨房熬粥的时候,也逐渐电闪雷鸣起来。徐岁宁其实不太喜欢在下雨天出门,可答应了人家的,怕他那边一直等。最后还是决定走一趟。

只不过在她准备好一切准备出门时。拉开门的一刻,却看见陈律就在门口站着。

他已经淋湿了。看见她说:"雨太大了。开车不安全。我就自己过来了。"

"你也都说了开车不安全。自己怎么还开车?"

陈律想了想。说:"想喝粥了。"

谁都知道。这只是一个借口。要喝粥,哪里没有。徐岁宁之所以答应给他熬粥,也只是因为他受伤是为了她。弥补自己的愧疚之心罢了。

徐岁宁给陈律找了双男士拖鞋,陈律扫了一眼,还是选择打赤脚。

"地上凉。"现在天气也凉。

陈律淡淡的说:"我不喜欢穿人家穿过的鞋子。"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